《世贸中心》看得我直恶心。
真不能相信这是《天生杀人狂》的那个奥利弗·斯通。
片末当我看见尼古拉斯·凯奇半死不活被抬将出来,还不忘挨个儿跟工作人员握手说谢谢,我几要对住屏幕喊
——哥们儿,太费劲了,省省吧。

我想我身体里面那个时常被煽情煽到呕血的文艺女青年近段日子可能不在家。
愤世者出没,注意。

两个月没往图书馆去。
今晨去了见到那情形真叫荒寒。
公共自习室内,每张桌都堆成书山书海,还有一群群生活用品隐没其间风吹草低见牛羊,宣示此乃某某专用书桌,闲人免坐。
谁敢坐啊,杵在别人的卫生巾面前看西哲史?
最诡异的是有人用一包垃圾占座,这世界是不是疯了。

呵,他们像加菲猫猎取樱桃甜甜圈一样成功猎取了公共资源。
但整个上午,四十张桌,只得一成上座率。占着茅坑不拉屎,原来还真有它的现代版演绎。

金基德也实在是看伤了。
看《春夏秋冬又一春》的时候,我心里有个小声音直嚷嚷,这家伙没招了这家伙没招了。
除了让一间屋在水面上飘来飘去和让主人公到达一定精神境界就开始打武功,这家伙真的没招了。
这是一部假装讲哲学其实在装蛋的电影,鉴定完毕。

基耶斯诺夫斯基也讲哲学,但人家心平气和地不装蛋。
黑泽明也讲哲学,但人家心平气和地也不装蛋。
戈达尔讲的还是存在主义呢,人家心平气和地也没装蛋呀。

冬天吃火锅真是件特别幸福的事儿。
更不要说你一边吃一边大放厥词,而一个朋友总是像朵洁白的长着耳朵的小花儿是你忠实听众,另一个朋友样貌像个旧式文人并且一直试图向你普及苏东坡生平。
还有什么比这更有趣呢?
我们聊了宋明文人画、明清笔记、士大夫阶层、特吕弗四百击之后无所建树、斯嘉丽·约翰逊成为好莱坞一姐的可能、金基德连概念都玩不转了以及林语堂以及钱钟书以及杨绛以及钱媛的骨灰,我们差一点聊到博尔赫斯和海明威,不过后来让我们聊修佳节又重阳炼内丹给岔过去了。

阳光真好,我真愿意每天像个二百五如果没有那么多九曲回肠就可以幸福。

做个愤世者吧。
我们的世界太混乱足以让一个愤世者每天兴致勃勃,因为骂人太简单了,隐忍才是最困难的。
不过其实我这篇博什么也不想表达,单纯就是憋屈了,乱来。

2006-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