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我爱你,菲利普·莫里斯》


    演:金·凯瑞,伊万·麦克格雷格



入评理由: ** 拍得如此坦荡、璀璨和浪漫,十分罕见。

 


 


 


 


李安所谓“断背山”大概是这样一个地方:在那里你剧烈地爱,原始地贪欢,放任而自由。之后,你被迫离开,并将终生地追缅它,却再也回不去了。——断背山曾令你多快乐,此后就会令你多痛苦。


正是这种痛苦,令杰克对厄尼斯说“但愿我知道该如何戒掉你。”


然而,有一个人,他但愿永生永世生活在断背山上,而他竟然,真的做到了。


 


此人真实存在,而且依然在生,他的名字是史蒂夫·拉塞尔。


他是一个囚犯,被判处144年监禁,但他人生的主题却决非罪与罚,而是爱。——爱男人,确切地说,爱一个名叫菲利普·莫里斯的男人。


 


他和他是在狱中认识。


其时正有人打架,菲利普如鹿般惊起,怯怯避至一旁。


隔着玻璃,史蒂夫瞥见他,一个美少年,金发,碧眼,有那样艳丽、柔靡而自矜的媚态。


谁说一见钟情,与色相无关?


史蒂夫找上去,靠过去,望着菲利普的眼睛说,“这是命运。”


从此,狂恋就开始了。


隔着一座监狱,两人以各种渠道私相授受、暗通款曲,彼此交接着那样热烈的情信。


直到有一天,史蒂夫不再写来情书,三天之后,他搬进了菲利普的囚室。


 


唉,这电影真浪漫得蚀骨。


浪漫到一个人可以为另一个人从万千的“不可能”当中,“轰”地一声,开掘出“可能”。


史蒂夫五番越狱,全都挑在黑色星期五,因为这天是菲利普的生日。


以至于到后来,警薄雾浓云愁永昼察也学会了守株待兔——越狱后的史蒂夫,不是在菲利普家,就是在去菲利普家的路上。


 


史蒂夫丰富的越狱史里,他不惜绞尽脑汁,出尽百宝,做出诸般恶形恶状来重获自由,最夸张的一次,是在长达十个月的时间里伪装艾滋病的症状。


从前我并不知道,一个人能够为爱和自由所承受的痛苦,竟至于是这么的多。


为爱和自由去死并不算难,但为之步步为营,机关算尽,去谋划,去策动,真的不是人人都做得来。


史蒂夫其人,奸猾,高智商,特别的自我,因而特别的真。


倘在现实中遇到,我应该会敬而远之,因为人一真实,总会加倍的残忍。


然而,抽离些来看,一个人决意要做自己,要爱自己真正爱的人,这是一切浪漫的顶点,没有什么可以超越它。


 


我很爱这部电影中的一支舞。


那是在囚室里,菲利普请史蒂夫跳的。


其实呢也不是跳舞,不过是换一种节奏来亲昵吧。


曲子轻慢而感性,囚室内一片幽绿,他和他贴身贴面,在方寸之间,抵死缠绵。


我很难不联想到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一间厨房里,黎耀辉跟何宝荣曾经跳过的那一支探戈。一样是同志之爱,相形之下,这一对香港恋人爱得未免太不够笃定而太多杂质了。


史蒂夫与菲利普的恋情,好在没有情感世界里惯见的凌虐、缠斗、杀伐与消磨。


他爱他,披荆斩棘;而他爱他,也是不分青红皂白的。


 


两位演员的表演真值得称道。


金·凯瑞专攻史蒂夫之“疯”,伊万专攻菲利普之“萌”,前者多少还是其本色,后者的表演,那样浑然天成的烟视媚行,完全僭越雄性荷尔蒙的超凡演技,简直令我要顶礼膜拜了。


此二人将这一段脱缰之爱演绎得如此狂放而精确,甚至连史蒂夫·拉塞尔本人也为之啧啧称奇。


 


史蒂夫·拉塞尔是一个顶级诈骗犯,曾用过至少十四个化名,伪装过法官、律师、探员和医生。


但是,在菲利普的面前,他却说过这样一番话,“我不是律师,不是首席财政官,不是条子,也不是越狱达人,这些身份全都可以去见鬼,此刻,我唯一的身份只是一个爱你的男人。”


——
真爱是存在的,伊甸园是存在的,即使他是亚当,而他也是亚当。



 


 




2010-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