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图书馆南门外有一条河。
借了书出来,我蹲在河堤边吸了一支烟。是小龙给我的黑盒圣罗兰,淡薄荷味。
几天前在左右间,我跟熊宝消耗掉我最后一包520。

有风自桥洞来,吹起绿幽幽绉波,暗沉沉细浪。
对岸不晓得哪一个公园,河边有老人支着三脚架给他老伴拍照。
天空好阴霾。街面上尘沙浩浩,秋风鼓荡,拂起衣角,如鸟扑翼。

之后走去学校图书馆,借到七八年版《伯罗奔尼撒战争史》,黄黄旧旧,却是平平展展,几乎没被翻阅过。
古代真好,时光慢悠悠近乎停顿,一场仗可以打足二十年。
尽够裸体上遍涂橄榄油的战士从容老去,死去。

抱大摞书出来,广场上见到一个小孩,长得像包子。我觉好饿。

开始做毕业论文,我这就要闭关了。但《夜宴》还是会去电影院看。
今天有人同我讲,时间和乳沟一样,挤一挤还是会有的。深以为然。

2006-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