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长风浩荡,自水面来,吹得人清凉无汗。
这么快,夏已尽了。

圆明园外左右间中,识得几个新友,虽是初见,在心里早当她们是故知。
呵,记得老茶花否,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
有些话有些事,不必讲出,心中彼此晓得已经足够。
始终我也相信,只因你我俱为女子,所以我们遇到不一样的,但我们的遇到,实则是一样的。

你看我们说了那么多话,吸了那么多烟,还唱了那么多肝肠寸断的情歌,说到底它们是对内心隐痛的抚慰,还是一种唤起呢?

然而若是讲到快乐,那也没有什么困难的。
只要没心没肺一些,不去看那明浪暗涌情海生波,自然也就办到了。
大抵洗一个澡水温合适,吃一餐饭可口,转过街角撞见一支歌动听,又或新识几个长腿细腰的女子彼此投契,都令人心生愉悦。

此时高天深处荡来晚风,今日穿的衫,洗了挂在旁边,摇一摇,啪嗒滴着水。
呵,十九,说好了我们不要伤春悲秋,来来来,诗酒趁年华。

2006-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