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我的闺蜜熊宝说,《梦土》令她惊惧到只觉耳后生凉,似有风吹,只好抛卷作罢,不能卒读。


听来令我好生沮丧,却也不由得大力劝慰更兼诱使,强辩道,无非是氛围妖异些,讲的一样不过是爱与死而已,没什么的。


熊宝闻之咋舌,直说这是警幻口吻,全不似人间语气。


我回思一番,便也自嘲地笑了。


 


是,总是这样,跳脱来看,何等简单。


真临到头上,一样是五雷轰顶,魂飞魄散,生关死劫挣扎过来。


 


唉,是人嘛,又不是神。


 


 


【二】


今秋不做学生,呵,头一遭。


自此后初尝世味,经少少世情,虽有限得很,亦觉欢欣可喜。


凡能将经验的世界拓宽哪怕一毫一分,就是好事,付出何种代价倒还在其次。


 


一篇专访里说,渡边谦在超市看到蔬菜,会觉得它们纷纷在说“吃我吧”,于是他也会在心里回应说“是你啊”,这样就愉快地把菜买回去吃掉。


看到这里我大笑起来,心想这个人怎么跟我这么像,买个菜也要放那么多情绪。


当然,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渡边谦的表演总是很有人味儿。


 


站在厨房里,不再觉得四面楚歌,乃是我向此处开疆辟土的第一步。


 


 


【三】


也曾在一个寂寥的雨夜,跟蓝宝两人打麻将。


怎么打?


呵呵,也容易,无非是一个人同时看两家牌罢了。


为了便于区分和称呼,那两个不存在的玩家,一个叫彼得,一个叫潘。是我取的名字。


 


这样诡异荒谬,竟也可行,令人快乐。


——


跟适当的人在一起,要怎么样享受生命都是可行的。


 


 


【四】


都说《绵绵》是林夕写给黄耀明的情歌。


因为“绵绵”二字,在粤语里,是被读作“明明”的。


——


从来未爱你,只喜爱跟一颗心血战,


亦怀念那些吸不透的香烟。


从来未爱你,只喜爱共万人迷遇见,


从来没细心数清楚,一个夏雨天,一次愉快的睡眠,断多少发线。


 


不管别人怎么想我都坚持认为,最后那一句,是一段香艳而隐晦的性描写。


 


 


【五】


新浪乐库今夜的晚安曲,是由我亲手放送——代司蓝宝之职。


巧得很,正是陈淑桦《流光飞舞》的粤语版,纤秾,妖丽,极为缠绵的一曲。


在其中,黄霑写,“与有情人做快乐事,未问是劫是缘”,是我极钟爱的歌词。


作为一种生活态度,它是危险的,当然,也很痛快。


况味十足的一阕歌,无论如何,都好衬这个半冷半暖的秋。


 


晚安,各位。


 


 


 


 


2010-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