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几件衫,走去楼梯间吸一回烟。

坐在楼梯扶手的转角上,耷拉着肩膀,弓着背,还晃荡小腿。
呵,没气质得很。
然而,这是最舒服最松弛的吸烟姿势。
不过呢,没有阿吧来从旁劝阻,竟平白失掉些乐趣。

有时我想做论文这回事,其实是自己对自己的一种绝对。
很寂寞的。
别人也帮不到你,甚至都看不到你已抵达何处,你也不知自己在何境界,喊一喊,也没有回答。

在这样的境地里,才真正是,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2006-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