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载于《北京青年报》【读家酷评】栏

 


 


    名:《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上)》


    演:大卫·叶茨


    演:丹尼尔·雷德克里夫,艾玛·沃特森,鲁伯特·格林特,海伦娜·伯翰·卡特,拉尔夫·费因斯,比尔·奈伊


上映时间:201011


    家:石头花园的歌女



推荐理由:
阴郁的哥特范儿仍在,却也未忘抒情,张弛有度,跌宕有致。这么多部哈利·波特,难得这一部,拍得最从容。


 



 


 


每每我读《神雕侠侣》到“少年英侠”那一回,见杨过、耶律齐、郭芙等人邂逅于荒郊、力敌李莫愁一段,总觉心驰,胸腔中荡起豪情。


那时他们,也不过十七岁上下吧,已然背负国仇家恨,有大事要干,拥有那样风云际会的人生。


这样的故事,放在东方固然是江湖、是武侠,而放诸英伦三岛,则成就了霍格沃兹和魔法。


没有本质区别,无非是同一种青春的不同讲述方式罢了。


 


如我们所知,哈利·波特故事中的黑暗一部较一部更汹涌,毫不掩饰地表达着罗琳婶婶作为一名家庭妇女的哥特野心。


本部《哈7上》更是以阴郁奠基,刚一开场,伏地魔一帘卷西风党已占尽上风:为了掩护哈利,猫头鹰海德薇和疯眼汉穆迪相继殒命,双胞胎中的乔治失去了耳朵。


随后,食死徒气焰甚嚣尘上,伏地魔正式控制魔法部,成功复辟。


哈利、赫敏和罗恩三人,不得不开始流莫道不消魂亡,一地一地辗转,寻找并销毁魂器。


 


原著里的大部分关键情节,导演似乎已决意留到下半部,如邓布利多的家族秘闻、斯内普教授隐而不宣的情史。


故事没讲完,调子又那么沉郁,然而这两个半钟头并不难熬,应该是影片节奏感强的缘故。


惊心动魄中穿插忙里偷闲的笑料,哥特范儿里点缀灵光乍现的明朗,亡命和激战的间歇还不忘恰如其分的抒情,这么多部哈利波特看下来,难得这一部,拍得最从容。


 


好比说哈利跟赫敏在帐篷里跳的那一段舞,原著当中并没有,是导演的擅改,常遭人诟病,我却很喜欢。


其时罗恩负气出走,与哈利、赫敏失散。赫敏挂念他,终日愁眉深锁。


有一夜,哈利听到收音机里放着歌,便拉着赫敏跳起舞来。


那段舞一点章法也无,只是两个人胡乱走步跟转圈,谈不上好看,但它打动我是因为哈利与赫敏的友情天清气朗,真的没什么暧昧可言,在伏地魔的巨大阴影下,他不过是想让她开心一点。


很高明,不用一句对白,却令我相信了哈利他们的确拥有伏地魔永远难以企及的东西——鼻子,完整的灵魂,和渡尽劫波的情谊。


 


电影临近收梢时的多比之死,算是一个小高潮,女士们大多在此泪奔,很难有例外。


而真正令整部电影大加分的,是那段插叙死亡圣器来历的动画。


不长,色调也简单,却有影子戏的飘忽跟奇诡,即便抽离出来看,也不失为一部妙品。


 


并且果不其然,哈利的扮演者丹尼尔越长越糙;罗恩倒是愈发爷们儿起来。


然而最令人惊艳的当然是艾玛·沃特森,即使抛开赫敏的身份,在魔法世界之外她仍然令人倾倒。那样尖薄的五官,银钩铁划,是一种很锋利的美。


有时在网路上看着她的各式街拍和硬照,我会想,如果十年前没有加盟那个剧组,艾玛或许仍会是一个标致的女郎,但那种舍我其谁的霸道气场却断然不会有了。


命运这回事,谁说不是一种黑魔法?


 


屈指堪惊哪,哈利·波特伴随我已足有十年。


十年间,哈利一面经历他暴躁易怒的青春期,一面与日益血腥的黑魔法殊死搏斗,而我,从18岁长到了28岁,并且从来没有逃逸出,我的麻瓜生涯。


我想我渐渐有一点明白了,为什么亦舒把那些美丽嚣艳的年轻人称为阿修罗。


因为他们无知无畏、逢佛杀佛、无往不利,真的就像是,拥有魔法一样。


但时间大神生杀予夺,这些年间过去了的,不仅是只剩半部即告完结的哈利·波特系列,还有我们攻无不克的魔法青春。


 


 


 


2010-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