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世界的光,我在黑暗里走。——题记

因为太喜欢,所以看一遍又一遍。
被相熟的人斥为变半夜凉初透态亦全无所谓。

其中的暴力太极端、太酷烈、太血腥、太匪夷所思。
换言之,太过瘾。

三个故事。分四段讲来。
每一个里面都有美女与硬汉。
像古龙的故事,触目皆是女人中的女人和男人中的男人。

女子皆为金发,双唇艳红如裂,似一道伤。
身体曲线上有危险凹凸起伏,如绝壁深渊鬼斧神工,分明是要叫人血脉贲张想入非非的。尤物。
黑白影片。
若有色彩,则都属于她们。她们像暴戾花朵开在颓败黑墙壁上。

行将退休的刚正警薄雾浓云愁永昼官,为将十一岁的幼女自变半夜凉初透态强奸杀人狂手中救出,不惜以死相拼。
八年后,他与被搭救的她相爱。
布鲁斯·威利斯到底是宝刀未老,额上十字伤狰狞诡异,偏生内心柔软一如绸缎。
肌肉虬结如战神庇护周全的城,柔情都自眼神泄露。

克里夫·欧文的角色十分冷静,且酷,似是吝惜面部肌肉,笑一笑要牵动七十多条肌肉呢,如何肯笑?
终于他一扫《Closer》中的猥琐,于黑暗雨夜为着一群妓女的性命上天入地,龙潭虎穴亦肯闯,大开杀戒时简直称得上神武。

最惊为天人却是米基·洛克。
《九周半》里那温柔的做佳节又重阳爱之前会得铺出白色床单的英俊男子哪里去了?
在罪恶之城中他丑陋凶残孔武有力,为着一个妓女的死八方奔走,大肆屠戮,只因她给过他一夕欢情。
呵,换了面貌,换了人间,原来他仍是情种,至死不渝。
好厉害的女人,竟能将欢情翻做恩情,驱使这男子至万劫不复境地,甚至在她死后。

女子。
时空万变中的光,命运流转中的光。诱使你,蛊惑你,飞升至最高处,跌堕至最低处。
出生入死都为着她。
她是理由,或是借口,甚至有时,她是帮凶。

印象最深,是那名为美穗的女子。
着短和服。应是日裔。
一张猫似的小短面孔,扁扁。
下巴线条无辜,柔和如婴儿,双唇小而饱满,像随时在怄气的孩子。一双吊梢眼,眼角长入发鬓。
谁也料不到清浅如她竟杀人不眨眼。手起刀落,取人首级,还不是一息间的事。
她自沼泽中将克里夫·欧文救出。昂藏男儿,终于还是收取小小一个女子的搭救。

使用武器的女子真是性感得一塌糊涂。尤其当她们穿的是SM装的时候。
情欲与屠戮之间完全消弭了界限。
枪抵在胸口,匕首来自大腿内侧,小腹上有十字文身。
呵,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穿过最黑暗的城市最黑暗的角落,高跟鞋清脆到令人心中惊动。
女子携带柔情和欲望,缓缓归。归至苦难未至的时刻,屠戮未至的时刻,眼泪未至的时刻,血光未至的时刻。
是有这样的感情,比一宵短,比一生长,不用终老,可回忆便够。
并非每一则爱情故事都要用梁祝伴奏,你说可是?

即使是在罪恶之城,即使是在黑暗里走,但女子是光,你仍可抚着她的膝,向她说一些温柔的话。
罗帐昏灯外,自有妖兽都市,险恶风雪,要一寸寸攻城掠地开疆辟土。
然而女子是光。
女子是光。

2005-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