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一直都像吸血鬼一样害怕阳光。
整日蜷伏屋内。
直至夜了,才偷偷摸摸地、怕被阳光发现地,下楼买牛奶。

走至室外,饶是夜,你仍觉得被烫了一下。
热是一种粗糙的东西。空气变得有了形状质感,如一堆炽烈流沙,你就穿过穿过,一直穿过。
几乎要把肩膀擦破。

你见路灯亮起,白鸟飞去,樱桃色泽浓烈哀伤,漂亮得好像即将溃烂的爱情一样。

是要到今日你才知。
原来一个人是可以像死了心一样地去爱另一个人。

你这样透彻。你是一早什么都知道了。
甚至你知多爱一次的结果,无非就是多一重寂寞。

水深流静。人的心若是爱得太深,便会再也发不出声音。
一些情缘若太强烈,终于看起来是要变得凉薄。
所以,这世上的事,便是如此。
遇不到,固然寂寞。
然而遇到了,会更加寂寞。

怎么样都是寂寞。你看,逃不开了,可是?

尚未学会薄情便急急奔去交付,如同一场浪掷千金的豪赌,谁都没有赢,但你一定会输。
终于倾家荡产,终于床头金尽。
然后你所能做的,便是像死了心一样地去爱了。

除此之外,你发现再也没有什么可以令你心中惊动。
甚至你不能热爱黑夜了。
一个吸血鬼不热爱黑夜了,怎么说怎么看都觉有点不祥。
你的面孔不再清凉,你的身体也不再像一株水草一样。
逐渐你变成一间会走路的地狱,一簇簇小火焰在血管里面烧起来。

你抱着牛奶在热里走。恍惚中烟头烫伤左手食指。
你被火焰内外夹攻。十分渴望会有一场雨来。
没有雨的话,有凉风也很好。

但什么都没有。
并且除了死心这件事之外,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你走进电梯。
它十分明亮,像一张特别干净的嘴。
你平静地把自己送进这张嘴里。它的门牙就合上了。
你被一张特别干净的嘴吃掉。

你随便翻开一本书,见那一页上写着,如何得与凉风约,不与尘沙一并来。
真的,如何?
如何?

2005-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