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快,又到了每年听这首歌的日子,莫文蔚,《冬至》。


——


情人像游客给我吉普赛的心。


畅游之后,总要伤感,陪水晶球热吻。


 


浮生如歌,余音多悲,吉普赛的心也一样会负痛,会疲累。


到后来,因为不想伤感,所以连畅游也不必了。


好比日本枯山水,因为不愿意见到花谢,所以一早连花开也不要,是这样一种不得已的凉薄。


你看,聪明何尝不是一种懦弱?


 


近日在读的一本小说里,讲到一名致力于摆脱一切枷锁的男人如何干净地结束一段恋情。


那不过是当她说“不论发生什么,我爱你”时,他却说“谢谢你,保重”。


他想,她应是个明白人,她应该不会对他有所期待。


这就是他所喜欢的分手方式,“没有眼泪鼻涕,没有承诺,明天来到,各自过自己的生活”。


原来男人凉薄起来,也一样惊人。


 


我的心大概真是有一点衰老,开始渴望长久而深刻的关系。


过去所追求的轻盈,那种清淡的付出与得到,已经不再能够满足我。


虽然,相形之下,深刻是更加危险的。因为落空的时候,会跌得更重。


 


昨晚我梦见一个铁皮人。


它很薄,几乎没有厚度。


头部、四肢皆黑,躯干则是黑白相间的一个靶,靶心不在正中,却是位于右上角,红色的,就是人通常长心脏的位置。


在梦里,我远远望见它坐在一处断崖之上,双腿悬空,极之细瘦,手托着下巴,在流泪。


——


虽然它没有五官,我却知道它在流泪。


之后就醒了,天色灰白而昏暗,我躺在床上,不愿意起身,因为情绪很坏。


 


俗谚中所谓“吃一堑长一智”,实则是个殊不可爱的过程。


野性被驯化,匪气被打磨,锋芒尽失,从此不再能够享受一晌贪欢的人生。


过程中,人被教晓了怕。


怕痛,怕跌倒再也站不起来,不得已自废武功。


就像曾被射中的大雁,故疮未息而惊心未止,哪怕再度听见弓弦响,亦十分没用的跌堕在地。


因为它曾经跌堕过,并且终生不能克服曾经的跌堕。


 


但诱惑是存在的。


王小波说,诱惑就是给你一个故事的开头,却不告诉你结局,一旦你想要追寻故事的结局,就是受到了诱惑。


这样一来,不幸就开始了,运气不好还会送命。


所以,为了避免诱惑,聪明人往往选择那种望得到结局的人生。


所以,当诱惑来临,我只能软弱地转过脸去,低声说,不要试炼我。


 


懦弱而隐痛如我,所能做到的,最多也就是这样了。


 


呵,岂有豪情似旧时。岂有豪情似旧时。


 


 


 


2010-1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