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在我的博上谈哲学。

而且,我不跟民间哲学家谈哲学。
我不跟也许受过学院教育,但说出话来还是像民间哲学家的人谈哲学。
我不跟话痨谈哲学。
我不跟有BBS跟帖综合症发作迹象的人谈哲学。
我不跟不懂得尊重私人空间的人谈哲学。
我不跟大尾巴狼谈哲学。
我不跟一直不能被人看到而他还真受得了还能借着网络遮着脸继续不把自己当外人的人谈哲学。
我不跟写东西没有平常心其实写得好烂但认为自己写得很棒自我欣赏还不够一定要在别人的空间张贴的人谈哲学。

而这样的人,竟然在声称ta是个男人。
呵,科技日渐发达,我们的世界对于男人的定义是越来越松弛了。

不要碰尼采,谢谢了。
在学术问题上,我是一个令人讨厌的学院派。

所以,收声。

200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