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地点:金鼎轩茶餐厅二层
时间:周六晚十点,宵夜的尖峰时刻
人物:闺蜜某甲及其男友
事件:该男向这位小姐下跪,磕头谢罪


闺蜜说给我听,我狂笑,原来世界上真有这样狗血的事。


“我超后悔”,闺蜜说。
“后悔交这么失控的男朋友?”
“不,后悔忘记拍下来传去youtube。”


——不爱一个人,他就是死在你面前,也不过是个冷笑话。


 


【二】


而闺蜜某乙的故事是这样的。


那是她跟前男友最后的晚餐。
对方出于悲伤,连筷子都没动。
但是她,一边痛哭流涕,一边吃完了一整盆馋嘴蛙。

毕竟是“吃”(而不是该名前男友)陪伴了她二十八年。

无论如何,吃都是一种更为持久的关系。
缠绵,熨帖,最可贵是完全自主,比情人可靠太多。


送赠失恋者的金句:吃饱不怕另有将来。


 


【三】


据说敝国小资小清新已然毁了不少物件儿。详情点这里


作为“瞎起哄女文青”,我打算马不停蹄接着往前毁。
明天我毁“赶稿”这个词儿,接下来,我毁吉他。


 


2010-1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