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三侠》那一部续集应该是在九三年上映的吧。

那时候梅姑还在。金城武还是第一次出镜,白衣教主,面孔俊美也似石雕,四十分钟后就没有他的戏了。
那时候张曼玉还带同她残余的那一点婴儿肥满天飞,一双腿倒是漂亮得惊心动魄的。
那时候刘青云仍拿不定主意是否要做个演技派,而黄秋生仗着有面具遮脸在那边空前绝后的阴阳怪气。

还有那些打戏,真流畅真漂亮,难为程小东怎么想出来的。
想想真是难忘,昏黄天底下,几个死士,用惨烈用温柔,成就一则传奇。
乃至在好久以后,每每我用到妖兽都市这个词语,想起的总是这部电影。

之后我们过家家也学着往身上披条被单扮女飞侠。
只欠给些罡风来吹动袍角。

那时候真是香港电影的黄金时期。
诚意在,想象力在,奇技淫巧在,一众明星年华也都还在,整个剧组从编剧到茶水都是好用功的,一心拍部戏大卖。
如此成全了多少电影,有票房有口碑。

还有粤语,实在是好听得很,连骂人也有趣。
叫人去死,是扑街。简直看得到一个人扑在黑黢黢街面上,摆成大字,吐着血。
小孩是细路,洗澡是冲凉,要酒喝时叫的是“酒来”,且不说喝说“饮”,不说看说“睇”,讲给你听是“话你知”,好难熬是“好难捱”,古人讲话也不过如此吧。

不晓得近年的香港电影运程为什么那么低,新人跟新片互相赛着比谁更难看。
毕竟,黄金时代已经过去了,就好像我们披条被单就变身女飞侠的时代也已经过去了。

是乜?

2006-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