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看到好累,黄昏时候听见图书馆天井里有鸟在叫,我决定出去走一走。

东门一路有桐花盛放,行过时闻见馥郁香气。
我就想,若是这样肥厚饱满的花朵从这样高的树上“biu”一声掉下来,我会不会被砸得“win”一声昏过去呢?
必须要被砸一下才会晓得。

踢踢踏踏走去Tube Station叫一客红豆冰山来吃。
这地方墙壁上涂鸦愈演愈烈,街头感太强,以至于每次一走进这地方,我都感觉自己十分out。

坐的是角落的桌,其上以白色涂改液写J’aime toi。
呵,小孩儿,我知道你想说 “我爱你”,但麻烦谈情之前搞清楚句法先。
法语里面宾语若是代词的话,是必须要前置的,所以呢“我爱你”应该是Je t’aime.
我晓得老学究当政期间的我如果继续坐在这处,“修改错别字控”就会发作,于是就换了一个座位。

返转时脚底有一粒砂咯脚得很,我这双陈年休闲靴平均每只上面有两个洞,里面总共只有一粒砂已经给足我面子,我就没有理它。
又想起闭关期间曾一脚踩坏某某一双鞋到现在还没有赔,而且就在该事件当天人家还请我看戏,我简直要诧异作为一个坏人我到底是几时攒齐了人品?

毕业论文进入最后修改阶段,收稍处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加进去一句“桐花万里路,连朝语不息”,没别的我就是想用一用这句话,以纪念这个稍纵已逝的春天。

2007-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