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这个人呢,最怠惰的了。


贪清闲,图自在,信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分外的话一概不说,尤其不负责调解人家情侣吵架。


 


不过,上个月有个男孩子写信到我的邮箱,说是要做个小请求。


他跟女朋友闹别扭,被冷战,急得跳脚。


恰好那姑娘喜欢我,常年读我的博客,他觉得我说话,大概还能有点分量。


 


可我真不晓得说什么。


这种事情,旁人说不上话的。太私人,也太微妙了。


慢说我跟这两只love bird素昧平生,即便是至交好友,也只有听着,静候下文。


好了,大家还跟从前一样接着乐;不好了,肩膀借她哭一场。——局外人能做的,统共就是这样了。再往多了给力,就是臭三八。


再说,时间过了这么久,该和好也就和好了,该分手也就分手了,用不着我插嘴。


 


那封邮件里,男孩子说他将飞去毛里求斯,把我写的那些话当作三十件礼物之一带给那姑娘,向她求婚。


我很高兴。默默希望另外二十九件礼物里有八克拉粉红钻和浅水湾海景房。


不是出于对那姑娘的祝福,而是因为,这样的话,我的文字就会显得很值钱。。。


 


毛里求斯小姐生于129日,射手座。


我身边射手座不少,走得近,很容易彼此掏心,也跟射手座谈过恋爱,目睹过他们人性里最不堪的一面。


闹,折腾,凭的是一股心劲儿,只要那劲儿刹住了,就消停了。


 


生日快乐吧,毛里求斯小姐。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


 


 


 


 


 


201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