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午后,大风起落。


我们一群人啸聚,约了个K局在钱柜,就此唱起来。


从摇滚一路唱到小清新,包厢内笑闹成一片。


但有一首歌,却令人心中一静,遂开了原唱,大家默默听一阵。


 


这首歌就是《没那么简单》,出自黄小琥的新专辑。


 


旋律歌词皆浅白,并无出奇之处,然而这样动人,大抵还是黄小琥演绎得好的缘故。


她那一把暗嗓子,宽、厚、重,绝不狗血,极其tough,铜线也似,唱到尾音时且又有一点沙,如有烽烟在烧,是往事的余悸。


简单的歌之所以成立,后面必须有一个久历风尘的人。


好比李宗盛那一首《给自己的歌》,绝对无法想象交给时下任何一个小年轻来唱。不,声音条件再好也没有用。


昨天小招也讲,齐秦的新专辑,嗓子显见得已是不成了,但是那个“劲儿”,那个劲儿真是对极了。


因为其实大多数时候,是歌者,非歌。


 


人生的确,没那么简单。


像爱,像再爱一次,像相遇,像那些看似理所当然的懂得跟契合,其实真的,没那么简单。


 


上周听了一回课,那位我从早年就好敬慕的师长讲,我们太容易就把“人生过得有意思”当做“人生过得有意义”。


可是,不如此又如何呢?


我仍然迷恋那种不追求绝对性、不追求超越性的人生,没有野心的人生。


满足于吃一餐饭可口,洗一个澡水温合适,满足于一阵好风,一枚橙子如果它是甜美多汁的,或是一个拥抱来自你喜欢的人。


人生已经很困难,何必做自寻烦恼的事?


至于说意义,你就当它是个伪命题吧。


 


近日重温《射雕英雄传》。


修改版里写,黄老邪对弟莫道不消魂子梅若华心存情愫,而梅却与师兄陈玄风有了私情。


黄老邪知道后,只说,“命中是这样,那没有用的。”也就作罢。


呵,看吧,桃花岛主有那样无双的武功,有那样绝顶的才智,还不是一样要认命。


我疑心金庸加这一笔,也不过是想强调他生命里那些困难的爱罢了。


 


昨日我穿那件长及脚踝的大衣出门。


该大衣长到——用蓝宝的话来说——她必须要拒绝跟我一道出行的地步,因为担心自己变成大衣上的小口袋。。。


走在雍和宫外,天桥上的风卷起大衣下摆,一时间步履凝滞,整个人似要飞去。


啥子叫拉风?本师太认为就是这样了。


 


如此拉风的一日,真是伟大、正确、团结、活泼而且有爱。


黄小琥那歌里唱得不错,曾经最掏心,所以最开心。


所以,趁着还有心可掏的时候,就赶紧掏吧您哪。


 


 


 


 


2010-1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