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关于朝天鼻。


 


新版《红楼梦》我看到了三十来集。


头诸般天雷地忍了,惟独柳湘一亮相,直弄得我要暴起。


好惊人呀那两只鼻孔,朝天的,还那么大。


“拿鼻孔看人”这句俗话原是写意,到他这里,堪堪地竟成写实了。叫我如何不幻灭哇不幻灭。


该演员也算是个有造化的,长着这样两个鼻孔,论常理,随随便便一场暴雨下起来,都足可以给灌得呛死了,偏他能侥幸活到今天。。。丫真是命大。


 


长朝天鼻是一种基本人薄雾浓云愁永昼权,当然。


可是,长着朝天鼻还来演柳湘莲就应该被叉出去枪毙。枪毙二十分钟。


 


 


【二】


 


关于结婚。


 


在婚礼当天逃婚的新郎或者新娘是极其不道德的。——因为他们浪费了亲友的机票钱。


 


今时今日,广大青年应该勇于、勤于结婚,以期为离婚率的上升作出自己应有的贡献。


 


 


【三】


 


关于我的职业。


 


我认为,对于我来说,最理想的职业,是当大象饲养员。


事实上,还有什么比清理如山的粪便更能让一个极端自厌者快乐的呢?


而且,如果我伤心,还可以抱着大象的腿哭上一会儿。


 


 


【四】


 


关于爱和真理。


 


我的朋友某某说,他仍然渴望遇到他的百分之百女孩,经历百分之百的爱情。


我想他是中了村上春树的毒。


 


可是,谁不曾着迷于绝对的爱呢?纯粹、彻底、忠勇而奋不顾身。


宿命般五雷轰顶的一刻。


就像《1Q84》里,青豆死命攥住天吾的手,四目相对的那一刻。烙铁般滚烫、疼痛、刻不容缓的一刻。


 


可是后来我不得不承认,这个时代太坏了,而我们又太不坚贞了,根本不配拥有真理一样的爱情。


我们只配在文学作品里意淫它。


我们只配故作聪明地发问,“真理一样的爱情是否存在呢?因为首先,真理是否存在呢?”


 


到头来我只能说我的这位朋友比我勇敢。


但我几乎可以肯定,他比我勇敢仅仅是因为他比我年轻。


 


 


 


2010-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