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去国图借一本外文书。


网上信息明明说是外借,临了告诉我只能阅览。


我说国图你能不能不要提供这种虚假信息了,你准确一点会死啊?


害得我在百忙之中白跑一趟简直要得躁郁症不算,还巴巴地往读者卡里面充了一千块钱押金。


我说你能不能就不杯具读者呀?再说了,杯具我这种小蚂蚱有什么劲哪?


我一苦学生做点儿学问我容易吗我?


 


这件事发生在即将提交论文匿名评审稿的争分夺秒的前夕,完全是集法克鱿精神之大成者。


然则,我们知识分子是不讲粗口的,但我低眉顺眼地念一句佛总是可以的吧?


——


善了个哉的。


 


 


 


201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