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春真妖异得不像话。


阴晴陡转,风雨突兀飘摇,好衬这答辩前夕扰攘不安的乱象。


好处是,因为手头事杂,我反成了个没心事的人,纵是某一刻似有满腹的话要讲,一转头却已忘了。


 


这些日子见过几个故人,谈过几回心。


满了二十八岁,甚至吃了生日蛋糕跟长寿面,许了极为平凡的愿望。——我绝少这样庆祝生日。


对生命的怨恨变少,懂得深深的话要浅浅地说,学会更为直接地指认,我要的,我不要的。


已经很幸运——我的师长照顾我,我的朋友爱护我,我喜悦的也喜悦我。


而曾对我轻易或不轻易言爱的那些,每一个,我都是感谢的。


 


毕业前的大事,桩桩件件,泰山压顶也似。


相传秦始皇有驱山铎,挥动时可以将群山尽数赶到东海里去,倘能借来用用多好。


之后便好撒野去。


 


顺便一说,今日大事记:看见樱桃上市了。


 


 


 


2010-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