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斯金德就是有那么狷介。

《香水》改编成电影拍出来,首映式他拒绝参加。
中间制片人曾请他修改剧本,也让给他骂跑了。
他们甚至都不敢指望他去电影院看这部作品,送个拷贝给他了事。

由来文人无行,喜欢四处瞎掺和也无可厚非。
看看现在就晓得,文字可以越来越稀薄,而裸佳节又重阳照务必越来越深入。

但为聚斯金德这一点坚持,我便又多喜欢他一些。
卡尔维诺生前也从未给读者见过本尊,尽管他是那么的英俊。
呵,这个世界若是少了这些个有脾气的书生,就不好玩了。

2006-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