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要落雨。凉风吹送茉莉香气。

听科恩,他那把嗓子好老。里面有黑暗,有寂寞。反复着一支Famous blue raincoat。
读吉田兼好《徒然草》,书中说,万事皆非,不足言,不足愿。

这里面有些大了然在。
是将万事都放下了,转一个身要走。
呵,但你看,惟有这个“身”是放不下的。因为,若是连“身”都不在了,那么“放下”也就不在了。

《风波鉴》讲身体,女子的,男子的。因只有它,陪伴着我们,初与终。
对每一个人来讲,实在没有比它更忠诚的人或事或物了。

尼采说,我是肉体也是灵魂。
又说,我完完全全是肉体,此外无有,灵魂不过是肉体上的某物的称呼。
于他,肉体是真正的强健,强健到只需要信仰它自己的地步。

是对外物的倚重和信望,使肉身变得软弱的。而大多时候,这个外物是爱,是对爱的期许。

今日在中医院,闻见草药香。
草药即使在甘中亦要带着点苦,有些醒世味道。
而我是多么喜欢一个人把手指轻轻扣上我的脉搏,告诉我该吃什么,不该吃什么。

保全肉身,乃是唯一要务。因除开它,我并没有别的了。

2006-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