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床就跑去看《满城尽带黄金甲》了,早饭也没有吃。
天边大概正有飞机穿越云海,划出笔直航线。清晨柔光照来,我微微眯起眼睛。
说起来我是好久没有一个人四处走走,白白辜负了这样好的约会对象,冬天的北京。

到达时离开场只有两分钟,甚至来不及买爆米花。
幽微光线里,人不多,老少都有,正在看民生银行广告,我坐在前排。
然后是深宫的更鼓,夜原的马蹄。呵,来了。

巩俐实在是有帝后之相,虽然她的面部特写总还是会叫人想起“色弛”二字。
但这样一张脸来演这个角色,却又是刚刚好的,不能增减的。

《雷雨》那个故事有多晦暗,繁漪那个角色有多亮烈,大概读过点书的人都晓得。
但张艺谋的这一个宫廷版拍得酣畅。
金碧辉煌,宝光流溢,色彩跟质感上简直无所不用其极。
因为画面里不肯留白而带着挥之不去的土气,只富不贵,不是不可惜。

而片子无论从视觉上、故事上还是情绪上都异常饱满。
在我看来,中国古代史上,那种烂熟、抑郁、奢华、疯癫的气息,是独独属于晚唐的。

散场出来,我吸了一支烟。
日光正好,白花花闪现,几令人目盲。
鞋子里有一粒砂,在脚底跑来跑去好似活物,我也不去管它,

看看已是中午,就去街边小店叫了一大碗香辣牛肉面来吃。
吃完抹一抹嘴,玻璃窗上蒙着一层雾,隐约见外头车水马龙街市太平,心里不晓得为什么就是觉得好痛快。

呵,其实不用把宫女们的胸挤成一副仇视地心引力的样子《黄金甲》也是一部好电影。
反正它的卖点又不是乳沟,而是绝望。

2006-1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