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夜晚归 在没有灯的楼梯间 低着头走走走
转角时一抬头
忽见白色影子立在面前
当然我以为是鬼
立即失声尖叫

呵 那不过是一个老妇 穿了白色睡裙站在那里等人
然而 经此一役 我七魂六魄震荡 不复在本位 成日恍惚 极容易惊动
惴惴不安似惊弓之鸟
你看 我的确是那种注定要被自己的想象力伤害到的人

十九 我多么害怕自己的魂魄在陌生的城市走失
于是当我离开 它仍然留在这里
每一个夜晚 在夏虫盲目的鸣叫中彷徨无依地寻找着自己的身体

昨夜停电 小嘉害怕 抱了枕头来与我同睡
我终于是没有告诉她 若床上有其他人 我就会不安 常常惊醒 根本无法好睡
中间醒来几次 睁着眼睛听室外夏虫叫得仓皇
小嘉一直蜷在我背后 将额头抵住我背心 身体的热一阵一阵递过来
感到不适 就起身 坐在黑暗中吸一支烟

近凌晨时 做一个梦
梦见自己离开人群 独自来到沼泽旁边
跳入 竟抵达无尽海面
其中有鱼 翻动尾与鳍 跃起 又坠落
一直泅渡这无涯的海 直到醒来

这是一个劳累然而安宁的梦

十九 原来这纠缠我多年的沼泽 竟是可以泅渡的么
我是否可以就此摆脱它了

第一百日
我有迷魂招不得

2005-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