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日不出门
窝在凳子上看高尔泰 有时就蜷在那里睡一阵
睡醒了又看

走到窗前吸烟 才发现城市变为灰色
雨水下落 凉风轻吹 天苍苍长街渺茫
十分欢喜

便穿好鞋子 出去走一走
许是昨日太累 今日腰疼至不愿直立
走在潮湿空气中 像是在成都
所有阴霾的天气都使我想起成都
这个样子走走走 仿佛便可以走回家去 到那白色大床上黑甜一觉 不理日夜

饶是下着雨 水果贩子仍然站在雨地里等生意
香蕉遇了雨水 十分黄嫩可爱
变得有生命似的 比方说一种香蕉形状的小鸭子之类 随时会得嘎嘎嘎叫起来
于是买了半把 大概有七只的样子

晚间看后现代版《罗密欧与朱丽叶》
莱昂纳多应是永恒的少年 他的面孔太易理解 缺乏深度
然而俊美
美丽的人根本不需要深度
若有 便是上帝额外的眷顾 抑或惩罚

结尾时 一个俯拍
这对情侣 完全不似在人间

爱情没有终点 亦无有暗香盈袖界限
它是旷野 是海洋 是夜
它是专程来吞没世人的
所以不要期望在爱中得到救赎
它只能使人心折堕 丧失骄傲的可能

数日前 S嘲笑我变得卑微
并且她坦率地讲 不喜欢这个样子的我
呵 十九 我们每一个人 都不可能永远施害 而不受伤

收到一封邮件
迟到的生日祝福 圣彼得堡的男人
在我几乎就要忘记他的时刻

手机面临欠费停机
十分穷迫潦倒
看见镜子里的自己 穿在身上的白色长衬衫 亦变不得不那么干净

第七十三日

2005-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