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日 眼睁睁见十九被人开膛破肚大卸八块
连主板亦取出来 丢在一边
吓得站在那里 某一瞬间不能思想
——
我的充满了灵魂的十九 原来与别的电脑没有什么两样

与Y一道去找老丁
远远见到灰色的模糊的窄巷子中 走来一个灰色的模糊的人
再没有人更适合这个样子灰色地模糊地出现
所以 即使看不清面孔 亦知他是老丁

之后一起吃晚饭
中途有穿枣色碎花裙子的大眼睛姑娘过来跟老丁打招呼
稍后才知那是幸福大街的吴鸿飞
文字与做派都爽利 偏偏穿戴宛转
十分有趣的反差

难道说做音乐的人都住在这一小块据Y说很广州的地方么

长久不见的阿吧 让人带了儿童节礼物给我
那是印有大朵白色山茶及烟灰色叶片的杯子
这个杯子一点都不我 它十分阿吧
看着它就跟看着阿吧一样

后来我在教室等着上课 趴在那里便睡着了
阿吧来看我 竟然她没有叫醒我
她像善心的仙女留下香芋口味珍珠奶茶
醒后听说她来过 我便睡眼朦胧到处找 当然未果
只好一边听老师讲维特根斯坦一边认真把奶茶喝完

C去逛新开的沃尔玛 给我带回来新鲜的全麦面包
G送我一张《屠夫》的票 并且他买了《香水》的小说原著 诚心诚意要把我的剧本排出来
师弟小马因将跑去清华研究逻辑及分析哲学 将他所有后现代方面的书籍都送给了我

真是奇怪极了
为什么大家都对我那么好

第七十九日
呵 十九 这几天是“大家都对我很好”日

2005-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