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绪换了位置 又一次逃亡

非常喜欢杜尚 从下楼梯的裸女开始
整个后现代艺术与生活之间界限的消弭 亦是由杜尚发起
达达主义
无意义的音节 发语词 反对战争 反对一切不正义以及正义

十九坏了一次 被我独力修好 竟然
恩 脆弱地修好

今日 G的戏《告别无羁的长夜》再度上演
携带了熊熊去捧场

上一次见到G 是在朝阳文化馆 被邀请去看《爱情偶遇游戏》
并不是什么好戏 但朝阳文化馆有非常棒的洗手间
里面有极宽大的窗台
没有人的时候 可以坐在窗台上吸烟
隔一条小街 看得到对面的楼梯间和办公室

那日 他穿橙色横条纹T恤 像《海底总动员》里面的Nemo
今日他穿白
也许他并不自知 但他的确适合穿白 亦适合舞台
适合动 适合静 适合沉默与言辞
适合扮演一个理想主义者
因为他就是一个理想主义者

与熊熊在福库 坐在瓶插的竹节旁边 点了一桌子的菜来吃

我们是为了陪对方聊天而生的
我喜欢我们之间那些充满张力的对话

第一次有机会知晓熊熊对我文字的感觉
华丽 她说

呵 怎么会 一向自觉我之文字清浅黯淡 然而熊熊说它们是十二重和服一样的华丽
我不喜欢和服 在与日本有关的一切当中 我只对芥末有好感
但我尽力去了解这个形容背后的意思
那应是迭章复沓 辗转反侧 有如急管繁弦般 想用千言万语表达瞬间感受的迫切与无能为力的心情

熊熊说 可以看到我与文字之绵密关系
就是在长久的相处当中 我与它成为彼此的朋友
被文字信任 并被它爱着

这样的感受 也许亦是不够恰切
然而被文字喜爱 确是我一直想要追求的境地
——
当我站在某处 文字便如飞鸟温柔趋附
直至我垂暮 只要动一动手指 亦可凭文字招回早年的所有爱情

沿着后海走去北兵马司剧场
上剧场二层找G拿票 见到几个好久不见已经叫不出名字但仍能彼此亲热招呼的人

之后便与熊熊坐在街边一边吸烟一边等着进场

初夏的黄昏微微风凉
灰色胡同 年轻漂亮的孩子们 明亮的眼睛和放肆的表情
我觉得这样松弛并快乐

戏自然是好戏 G的成名作
里面有一些粗砺尖锐的东西在

散场后 与熊熊一起沿着平安大道走
路上买冰棍来吃
抬头便见路灯照耀树叶 有如皮肤柔凉

熊熊有极长的发
眉是极清朗的 眼是极明亮的
雪白面孔 暗夜里看去 亦是会发光的
此刻才知 原来自己已是这样喜欢这个小孩子
小野兽般的小孩子
镜子 对手 玩伴 吴哥窟的树洞 黄昏时扰攘的街道 以及夜晚的海

Y的论文终于完工
浩荡长安大雪 终于有收梢这一日 并且那起始那过程 是这样无望并孤独
雪涌 雪融 来去 往复
始终只得一人足印 的确从容韧执 但亦寂寞

第七十二日
消耗掉十九支520

2005-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