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生》将是一个比《不染尘》还要漫长的故事
我只觉十分劳累 望不到故事的边际
几乎怕自己没有力气写完它

十九也许开始有一点恨我
一旦它病好 便被我这个样子毫不怜惜地用
总之 若我是十九 一定会恨的

写得累时 便趴在窗口吸烟
火车很长 呼啸而过 数一数 有十六节

两列城铁相向而行
与对方擦身驶离
它们是否相信寂寞与寂寞可相互安慰

第七十八日
什么也没有

2005-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