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哲学课 其实一直是老师讲《坛经》
今日因有早稻田大学教授名字叫做花野充道的来访
被老师拉来做讲座
谈日本佛教

日本僧侣大多肉食妻带 百无禁忌
他们修现世 不理来生

听闻在日本 连那未见天日即被堕胎的婴亦被尊为菩萨
神像便是卧婴形状 感觉极之奇诡
答疑时间 向花野问及此事

他便将那一直下挂的唇角向上展开 对着我笑起来
他是那种不笑的时候像生气的鱼 笑时像瘦猫的人

午休时问小M借了旱冰鞋来玩
至幼儿园的紫藤罗架下
有一点点大外国女孩 穿嫩嫩粉色衣裳
坐在爸爸的自行车后座上 回头来看我

不知为何突然想使她高兴
便将从前熟稔的 如今生涩的一应花式滑法 倾囊秀给她看
我知那旱冰鞋好似长在脚上的岁月已一去不返
然而终究是宝刀未老
她先是对住我笑 之后便鼓起掌来

日光下 长街黯淡乏味
我只得这一个观众

她一直回头望我 直到她爸爸的自行车驶出西门
她那浅金头发覆盖的小小头颅仍固执回望

我向她丢一个飞吻
她便亦丢回给我

《天国王朝》 电影看至一半
实在难以忍受它的乏味 即时走开
奥兰多·布鲁姆
天生的小白脸 《指环王》里面干净清爽地颠倒众生便可以了
将自己弄得乌七八糟来扮深沉
这是何苦来的

熊熊曾说起 喜欢我的文字中那一句
他的声音如同众水的声音
呵 那日忘记告诉她 这话出自《圣经》
是约翰用以描述耶稣基薄雾浓云愁永昼督的
还有一句 他的面貌如同烈日放光
又说 他是昔在 今在 以后永在

信徒便是这个样子描述他的主
如此虔敬 甚至像爱情

第七十六日
停顿

2005-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