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家 累歪了
晚间跑去童童家洗澡 刚好阿飞姑娘和老丁在他那里录歌

洗了一个只有三秒钟热水的冷水澡出来 竟然解了乏
有精神在那里旁听

录的是“小龙房间里的鱼”
从来亦不曾听过阿飞的歌 呵 竟然一听就是录音棚版的
这事若被熊熊知道 她一定嫉妒

好歌词
——
其实你没有看过我的身体
其实它跟灵魂一样美丽

呵 真的 说什么我只爱你的灵魂
好像这样听上去比较诚恳
因身体而爱上某人这样的事 虽谈不上高尚 然而到底是不至于猥琐的

又有两句 声音飘忽 好似自茫茫人海送达
穿越许多人许多事 来到你的身边
——
也许说了 就好了
也许说了 就是真的

阿飞写这支歌的时候 应该是在爱着吧
在这个矫情的假装厌世的时代 她是对追求幸福这件事情毫不讳言的不多的少数人之一
且又有趣
麦克高度不合适时 她会得嚷嚷说是体位不对 唱不到高潮

见她在麦克前晃动身体轻轻唱 黑影子投在白墙壁上
原来一个人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时 真的可以这样美

晨起 正坐在床上听乌鸦叫
懵懂懵懂接一个电话 竟是被召唤去给某国际交流活动做中方学生翻译
若导师得知我连夜只睡四小时 且吸了太多的烟 不知会否为他的选择后悔
硬着头皮去

站在走廊 人一群一群地来
实在不曾见过什么世面 这样多外国人同时涌至面前 还是第一次

到底撑下来
末了 他们要求学一支中文歌
呵 教什么呢 教什么都觉得矫情 总不至于要唱友谊地久天长之类
转一转眼珠
两只老虎怎样 这主意不错 自己对自己表示嘉许

所以后来他们是唱着两只老虎走掉的

第九十七日
累极了

2005-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