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生命中转瞬即逝的女子R
一张面孔 仍是玉器般洁白光滑
而且她怀孕了 脚上却偏要如履薄冰穿一双艳粉色宝光流溢的细高跟鞋
呵 的确 这是她的品位

她挽住我的臂 请我陪她等公交车
见她语调脸容都十分寂寞
我便答应了

恍惚中见站台近旁有玉兰花盛开
探手拿一片花瓣在鼻端嗅一嗅
真的闻得见玉兰花味道

我醒过来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很想跟什么人说说这个梦
想了想 决定还是说给十九听

午间仍去那湘菜馆吃茄子煲
因时间尚早 人极少
只旁桌坐着一个女子
扫一眼 呵 巧得很 是孕妇呢
便把手中的烟摁熄了

好像有点生病
房间里一直开着空调 见外边烈日灼人 又舍不得关掉
觉得冷便拿条小毯子来抱着
发现自己这个造型非常像“花生漫画”里的莱纳斯
当然他不如史努比有名 但他是缺乏安全感的小孩 亦是成日抱着一条毯子拖来拖去的

还是因着空调缘故 只好去楼梯间吸烟
墙壁雪白 四围昏暗
楼上有人薄雾浓云愁永昼大力关门 于是声控灯就亮起来一盏
过一会儿 又有人关门 便又亮起来一盏
之后
便一盏接一盏地熄灭掉

第九十三日
吸烟 勿扰

2005-6-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