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是在以每天一包的速度消耗着红云烟
生癌 呵 当然我一早知道 但那是以后的事
此刻的问题是 不知道吸太多烟会不会叫人慢慢地变得不够聪明

仿佛是的 因为这段日子我好像变笨了

乘电梯下楼 顷刻到了一层
我看着门开了 过一会儿 又合上
但竟然忘记走出去

四幢一模一式的公寓楼
我亦会得走错至隔壁那幢
没有人拦住我 我便畅畅去到十层 钥匙是打不开房门的 当然
一时间我如临梦魇 心中惊惧
四下看看 见景象大异 才知道检视是否走错

路上有人同我打招呼
恍惚中记得她姓的是崔
想都没想 便叫她崔颜
她一愕 但因我叫得实在笃定 令到她瞬间忘记自己真正姓甚名谁 一错身的时间 也没有来纠正
倒是我自己不好意思起来
哪里就对自己小说的主人公魂牵梦萦到这个地步了

心灰意懒走去食堂吃饭
指着一个菜说 这个豇豆
话音未落 便被那盛菜小妹从鼻子里冷哼一声打断 那是蒜苔 她说
恩 有什么关系呢 挫败一次 我尚有余勇可贾
又指着另一个菜说 这个黄瓜
竟然她还要纠正我 那是西葫芦 她又说
这真是一个拘泥于事物名称的盛菜小妹呀
四处看了看 好容易见到一样亲切菜色
于是我终于可以理直气壮地要了豆芽来吃

所谓神魂颠倒大抵就是这个样子吧
这一辈子 纵然无法颠倒众生 到底亦曾颠倒过自己
知道它是一场消磨 使人变钝 这就可以了

林夕的歌词当中 是有这样一句
——
若要深得你心 只需懂得拥吻 大概我亦比得上别人

呵 若感情的事 竟至于这样简单 便好了

第九十九日
变笨了的人

2005-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