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 又梦见沼泽了昨晚

拖住一个小孩子的手在当中走走走的
忽而风起 有大片芦花飞去 若远看 亦当属美景
然 身陷沼泽 你才知什么叫良辰好景虚设

沼泽中时有桥梁浮现
偏偏诡异得很 通体灰黑
走过几座 细看它们时 才觉惊心动魄
哪里那是桥 分明是条条巨大黑鱼 潜在水中 露出脊背来

心中惊动 至无以复加
梦境中竟有昏聩感觉
恍惚间知道与我同行的小孩子是很小时候的小朋友Y
低头看自己 亦是幼时短小模样

之后沼泽中所有巨鱼开始缓缓沉入 记得它们眼珠大且圆 并毫无光亮
挣扎着醒来时大概凌晨四点 窗外有火车经过 躺在床上听一会儿铁轨咣铛声
又睡过去

整日心神不宁
胸腔中似有潮汐奔赴 海啸来袭 它们撞在肋骨 走投无路 只好在内心引起酸痛
一波一浪 如痛经般不可抑制

呵 十九 你看我越来越坏了 这样恐怖的梦 硬要拉了Y来做伴

连日门都不出 哪里就受了刺激
自问写一篇关于柏拉图的论文还不至于令我心潮澎湃到这个地步

许久之前曾跟阿吧说过 或者这根本就是我豢养的心魔 宠物一样的
渐渐它有了灵性 会得在寂寞时来找我
亦不管这寂寞是它的 还是我的

记得极幼时 外婆同我讲说 坏的梦在次日太阳落山之后就失去效力
十九 这一日真长 可是

第九十五日
冗长

2005-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