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高中时的书包了
或者说 它跑到我的梦里来找我

是在机场
传送带上
它一圈一圈 靠近我 远离我 靠近我 远离我
等待我认出它

后来我像捕捉小鹿一样 捉住它
开始仓皇得像一次逃跑的旅行

醒来知道必迟到无疑

急急跑去上课
路上见僻静处有细碎白花开得好似一堆烟
见不得有什么比我悠闲快乐
百忙之中 仍抽空拿手指去弹它一弹
见花瓣纷纷负痛散落 悉数飞去 几乎听得见它们互相说永别
这才满意 坏笑着跑开

中午又去那间餐厅吃不肯放盐的咖喱牛肉饭
因为想证明它是一直难吃 不是只有昨天才难吃
结果如愿以偿

且更发现其中牛肉宛若被乱刀砍死 切得毫无章法
须知切牛肉时刀法要与其肌肉纹理垂直 方才会使肉质细腻嫩滑

还是穿件白衬衫
不过今次咖喱已知不蒙我纳悦 故不再靠近我

第八十七日
高中时的书包来梦里找我了

2005-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