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才睡 困倦到十二分

更兼整日忙 为明日的访谈东奔西突 狼狈到十二分

下午坐在一处 长风浩荡直入 吹窗帘鼓荡如贵妇裙摆 听铅笔般细瘦的师姐答辩 讲胡塞尔 想想两年后便轮到我 恐惧到十二分

刚回去 雨便落下来 站在窗口见天地玄黄 原来雨任性得要片刻片刻地下 一时又停了 地面有微微光明闪烁 想起圣经上说 光本是佳美的 欢喜到十二分

自饮水机中接了纯净水 杯身即刻结白色水雾 饮一口 呵 水冰到十二分

第八十三日
凡事十二分

2005-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