蜷在凳子上睡过去
之后便梦见外婆了

是黄昏 她身上衣裳脏脏旧旧 十分不堪
破败屋子当中 她神经质地过来抱住我
那么矮小 才及我胸口
她以哀戚语气叫我的名
对我说 她将再也不能开口说话了

在梦中我十分恐惧
于是挣扎着想从她冰冷怀抱中醒来
我对自己说 这是梦 这是梦呢
然而梦才不管 继续抓住我

好容易醒来 如自沼泽爬出
发现已经哭得眼睛痛
因适才将面孔埋在膝盖上面 所以连两个膝盖都是湿的

若这世上当真有孤辰寡宿这样的命运 便是用以形容我的外婆的
是一场爱使她面目全非
它如一场大火 从内部将她烧毁
她被它耗尽 再也不能爱别人 甚至不能爱自己

回环着听一首很老的歌
猫王 love me tender
曲调浮荡 如海面有星光闪烁
是唱给情人听的

第八十九日
湿的膝盖

2005-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