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一本匡匡的书 《七曜日》
这故事酷烈残忍 其中所有女子 已不可用幸或不幸来形容
她们统统遇到故事

然而不知为什么 仍是喜欢《永远的伊雪艳》更多
大概因它更淡静 力度却更强

边走边翻 直直撞到一个人身上
呵 抬头才知 实在是她故意要我撞到她身上
这不是我的蓝沙发吗
这厮不在北大听课 跑来她早已不屑的学校做什么

匆匆约好在她生日那天一起吃饭
赶去上课

下午 雨来
找小M借一把伞 连手柄亦无 大风一吹 就关上 差点把我收在里面
呵 降魔伞么

见我浑身湿
熊熊借了她的睡衣给我穿
就是那印有柯本头像的黑色大T恤
十九 你看 人落魄起来就是这个样子 只有穿着人家的睡衣到处走

晚间师兄师姐的告别餐 去了
导师带了六瓶汾酒过来 说饮完才归 说不要九成醉要十分醉
席间无聊 将一张春卷皮 折叠了半天
酒酣时
师兄自胡塞尔一直说到了《还珠格格》
实在忍不了 跑出去站在潮湿廊檐下吸一支烟

雨映着街灯便是黄
朝西的路上 见Y的背影 白色 树叶间闪一闪 又闪一闪
万物纠缠
只见这白色背影自纠缠中突出
是以我认得 当然

自车站到公寓 是最后一支红云烟的长度

第八十二日
跟柯本一起被雨淋湿

2005-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