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闻师太亦舒《玫瑰的故事》中玫瑰的原型乃是章小蕙的这一日
我吓坏了

诚然 这章小蕙不丑
然则 单单看那一副自三十年前就不曾调整过的模子笑容 就只会觉得不寒而栗
分明这是一个假人 穿了不同的衣服混迹红尘

师太是如何跟她做起朋友来的
想破了头亦想不明白

的确她曾使几个男人破产
也不知是男人眼光不够好 抑或她眼光不够好
但 颠倒众生 呵 不是吧
颠倒了众生的胃口 呵 差不多

师太功力着实非常人能望其项背
这么样一个人 放到她小说里 像是突然之间长出灵魂
会得在深夜的书房 赤着脚 与情人贴面拥舞
当真是消魂蚀骨 抵死缠绵

小说家原本是要这样
化他人腐朽为自己神奇
若翻来覆去只写些亲身经历 终于有一天是要到尽头的

《无主之地》 十分震撼的电影
一个士兵躺在一枚脉冲地雷上 一旦他动 地雷便爆炸
排雷专家来过 又走了 无能为力
影片的结尾 便是士兵孤单躺在地上
镜头慢慢拉升 屏幕陷入黑暗
一把细不可闻的女声响起

这声音里面有等待 有悲悯 有哀愁
我喜欢这声音 便一直一直听它
它就尾巴似的跟着我 这里那里的

傍晚下雨时 站在屋檐吃一支冰淇淋
假装等雨停 其实希望它不要停

第八十八日
吃冰淇淋了

2005-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