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箱打开
见有人来同我讲想念

文字佳美 仍蒙我纳悦
然而回复 呵 不必了
已经不爱这个人 连最寂寞的时候亦想不起这个人 可见是真的不爱
文字于我 最耗心力 最是宝贵 何必特地为他交付
失了那份糜费自己的心情了

想是一切号码都经变迁 如今他只得这一种方式可以联系得到我
因这邮箱当初是他替我申请 在那万事懒得自己去做的日子

谁家子弟江湖老
到底是没有了甚嚣尘上的心情
与光阴几度交手 跟时间周旋过几个回合
如今我是连眉目传情亦不会了 这可怎么了得

一向以为是别人要薄待我 如今才知 实在是我太不肯用心
夜行车上 亦曾吻过抱拥过
唇与舌纠结过 发与肤亲近过 臂与颈交缠过
那时以为当然他不能扎根 但至少留得下些些印子
谁知 若不是这封邮件 我竟全然没有印象了

说什么忘川之日已过奈何
分明我是连记得都不肯记得
又不是今朝才知爱之苦 何至于对前尘凉薄到这个地步

抬头望见自己满架的书 深知内心之城池与灵魂之堡垒 正逐日造成
我怕它不够周全 有半点疏漏 必定要它天衣无缝 丝丝入扣
又怕自己逃不出生天 须得独力应付这铺天盖地的书 铺天盖地的寂寞

生之忧惧 使我不得痛饮狂歌
毕竟时间一寸寸雕我刻我 毁我损我
使我口是心非 词不达意 言不由衷
无形中将真性情磨损十之八东篱把酒黄昏后

且颠沛流离着又跑去爱
说不相信 亦在心底里暗自再信一回
就因这个 被人嘲讽岂止一次两次
尤其蓝沙发最看不得我这无能为力的样子 每每见 什么话都不必说 先要冷笑的
多了也就惯了

说来说去无非七个字
我爱的人不爱我
于是自己亦冷笑 连日时不时雨来 配衬心情正好

给老师的访谈 赶得紧 觉也睡不沉
为一个男子废寝忘食这样的事情 人这一生 再多也不会太多吧
呵 其中竟有一桩 是要这样发生

凌晨时 许是因雷因雨
无端端做一个激烈的梦
收梢时见无尽海面突然飞架铁轨 有火车携着浓烟呼啸驶过
白浪猛烈卷起 泡沫飞溅至我面孔 冰凉的

醒来 头疼 似是经了宿醉

第八十四日
不是酒醉是烟醉

2005-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