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原》终于上演,而我终于结束了实习。

戏不错,呵,林兆华这个老头子总是带着些残酷的天真。
时间段啪啪啪切得好快,自然比不得书那么从容,但想到原著厚得好像一坨砖,这点着急还是值得原谅。

至于我的实习,呵,我想要感谢的是
——
我的绒毛猴子钥匙坠。它跟着我吊儿郎当地晃荡过每一层楼梯间。
吧吧送我的白山茶水杯。当我被公文折磨得汗流浃背的时候,它也汗流浃背地陪着我。
蓝宝。她从MSN上传来好听的歌给我。
Leonard Cohen。他带来黑暗,带来光。
老丁。他认真读我在此期间写的小说,还把这个认真给我知道。
我的头头们当中职位最低的那一个。我们曾经聊了一下午古龙。
地铁建国门站每天下午五点十八分那班列车的司机。他长得好看。
哥。他把自行车借给我,而自己只好去坐万恶的每公里两块钱的TAXI。
雷同学。他唱歌好听。
基耶斯洛夫斯基。他拍出《十诫》来安慰放工后无所用心的我。
十九。它容忍我玩一款极无聊的游戏。
熊熊。她陪我坐在路边吃香瓜。
文那。她为《尽欢录》画了插图,画很寂寞。
所有我在上下班途中遇到的有漂亮小腿的女人。她们让我觉得夏天虽然热,但为了看到这些小腿还是很值得。

终于,如蒙 ** 。

2006-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