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 周存患

——La belle [法文:美人]
周存患当然知容止在说谁,点一点头。

的确,金瞬好是美人。
即使她孩童般小小身体被厚沉沉夹袍卷裹,十分笨重老气,然而那惶惑顾盼间却已隐约有风情流转。
这颠沛一个乱世,最难得是天生的风情。
瞬好实在太年少,尚不知如何运用,然而正是这点不自知,令周存患一时心软。

——容止,今日我留下她,以后就再也不能叫她走。这一念之仁会不会动错了?
——呵,存患,天寒地冻,你叫她走到哪里去?她那个样貌,孤身涉乱世,你以为会有什么好下场?

停一停,庄容止又道
——唯一的麻烦是,她会爱上你,存患。

周存患骇笑
——呵,不,不会。容止,因你爱我,所以你高看了我。我的年纪已够做她父亲。

庄容止笑一笑,不打算再讨论下去。

窗边忽有冬雷滚过。
一夜快雪,无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