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金瞬好

养父嗜烟。
是以瞬好自六岁便会得烧烟泡。
鸦片烟香浮动,氤氲一屋,缠绕不肯散去。
就连瞬好身上,亦始终有那干燥滞重甜香,直至她老。

然而,终其一生,她亦只吸过一口鸦片。
被发现。一口烟,换一顿好打。
打完,养父这样同她说
——瞬好,世间事,但凡会上瘾的,都不要去尝试。你只得你自己,若你沉溺,根本没有谁来拉你,你只会烂掉。呵,当然更不要指望我,因为我一定比你先烂。我早已在烂。

记忆中,这是养父同她讲过最长的一番话。

其时正是乱世。
烽烟熊熊,战火烈烈,所幸烧不到这腹地小城,一切反倒十分太平,甚至说得上升平。
因为难民一批批涌至,养父的生意一直非常的好。
呵,人。
穷途末路的人,恰好是金崇九的货。

且大众都趁乱世过余生,恨不得将之后五十年光阴中的繁华香艳都搜罗了来,倾囊用尽,但求今朝快活今宵好醉。
是以城中娼业兴隆。一入该城,只要循着那耀目灯火繁嚣人声去,必是妓馆无疑。
犹如荒凉地上长出的一个娇艳的瘤。

初见别人如何签卖身契,瞬好极幼。
只敢在门帘后看背影,

仍记得那女子头发极长,在背后结一条辫子,看得出衣裤已是竭力弄得周整熨帖些,然而补了又补,到底已看不出本来颜色。是家中长女,由父亲领着来。
先向大拇指上吐两口唾沫,再向红印泥上蘸一蘸,随即有白纸黑字卖身文书飘在面前,经金崇九指点位置,她便狠狠摁下去。
她摁得那么用力,右边肩膀都在抖,带着半个身子也抖。
前世的句号,一定要落力去画。
之后父女抱头痛哭,裂肺撕心,寸断肝肠。

瞬好当晚便忍不住向养父金崇九发问
——爹,是否你是坏人?你看你叫他们多么伤心。

金崇九眼皮也不抬一下,答
——伤心总好过饿死。
说罢,继续吸烟,之后沉沉睡去。

昏昏光线中,瞬好坐在那里看一会儿养父烟雾缭绕的睡脸,从此以后再没有对他的营生提过任何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