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 乔氏

这世上有一种女子,从来就没有自己的名字。
她在父与夫姓字的背后,过这一生。
于她,男子是遮蔽,更是荫庇。她的一切都来自他们,她的羞耻,她的尊荣。

城北周家的主母乔氏便是如此。
其父其夫皆为省界名流。
其独子周存患,更是早年游学欧洲,及至而立之年,方才回国,偏偏人又有些狂狷的脾气,执意不肯应邀远赴南京政府任职,只肯做这腹地小城之长,期望从此桃源安享,优游岁月。
母以子贵,是以乔氏荣光可想而知,凡城中宴会,若请不动周乔氏到场,那简直是算不得入流的。

此番正是她,买了金瞬好来,给周存患做妾。
因周存患的正妻是无法生养的。

存患之妻,名为庄容止,与存患是剑桥同窗。出身容貌都是一等一的好,然而,她是不能生养的。
这年庄容止已三十有余,乔氏再也坐不住,决意要给独子纳妾,不肯令周家断子绝孙。
存患与容止都是受西式教育的新派人,闲谈间亦同母亲说起过领养。
乔氏断然喝止。咄,怎么可以,费心费力去养那来历不明的野孩子?
至此,存患夫妻二人往往只好相视一笑,不再言语。

这一次,乔氏趁存患偕容止出国考察之际,匆匆将纳妾之事办妥。
一切工夫落足,最怕就是存患不领情。

初受瞬好拜见。乔氏见她跪在自己膝前,身形小小,一如幼女,似是随时可以拎起来甩走,心中不满。
及至见她容貌,乔氏才笑起来。这艳光四射一张面孔,更兼深黑双目,似有魔影,存在无边吸力,不知可否令拒不纳妾的儿子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