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

金瞬好见到二十多年前轻松废掉城西赵太岁右手的满爷。

多么传奇的人物,此刻干瘪瘪坐靠在椅中,似已龙钟。
该有八十多了吧。

瞬好递茶给他,他即刻抬眼看她一看。
呵,一双眼精光四射。
似昏聩暗洞中陡然窜出光来,逼得瞬好几乎退一退。
一时又低了头,将自家厉害不动声色地收敛起来。
呵,妖怪。成了精的老爷子,惹不得。

见瞬好裙边跟着孩子,满爷随口问
——叫什么名儿?

瞬好便答
——锦年。

——呵,好。费锦年,像是个好名儿。

只言片语,四两拨千斤,不过顷刻间,已将锦年变成费家的人。
也不管瞬好愿意不愿意。
瞬好不笨,闻弦歌而知雅意。
满爷无非是在叫她封存旧事,收拾心情。

然而不,瞬好不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