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

存患,这只血玉镯,实在我不过是想证明,自己这回所嫁的,是与你完全不同的男子。

我知我对你太过偏执。
根本这世上男子全无差别,只是面具各自不同。

然而,你的真莫道不消魂相如何,与我爱不爱你又有什么关系呢?
反正今生我已再无机会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