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在我的家乡成都,很多吸烟的女子偏爱茶花。
素色烟盒上有凋落的红花瓣。好像这个烟盒拥有一颗破碎的心。
细支,白烟身。烤烟型。味道较其他女烟深重些。

一向吸的是520及红云。
此刻在武汉,这两种牌子都不见有卖。
那日在大排挡旁的烟摊见到茶花,便买一包来吸。

呵,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

武汉是荒僻的城。
即使路灯明亮,道路宽广。
然而掩不了举手投足的江湖气和山野气。
似是有很多粗糙暴戾的事情曾经及将要发生。

树一棵棵发疯般在长。生命旺盛得如随时可拔腿跑走一样。
路灯下看去,与魔影无异。
令人心中惊怖。

武汉的大排挡尘烟扰扰。烧烤和啤酒都是极好的。
男人赤裸上身,开粗野的玩笑,大口喝酒,大块吃肉,十分快意。烟头弹向街心,溅一路花火。
深夜,将车中音响开至最大,在如幻的梧桐树影中疾驶,感觉有细碎雨点扑上面孔。
一个人若存心要令自己快乐,只要暂且放下渴望,亦不是办不到的。

因咽炎和鼻炎又同时发作,整日咳,研讨会上便有老外关怀,问怎么了。
答曰Sars。见对方双目圆睁,几乎要吓出人命的样子。
只好加一句just kidding。
十九,你看,幽默感不是好随便施展的。

买很多王老吉凉茶来喝。
因一直吸很多烟,所以一点效果都没有。
但饮料口感还是不错的。

没有什么。
微微写邮件来责备我懒惰。
今日英文材料稍减,任务不那么吃重,是以有心思写这几个字,关于最近吸的烟,以及此刻所在的城市。
就是这个样子。

2005-7-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