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在马路上遇见一个砌墙的小孩。
她正在非常努力地把自己砌在一堵墙的后面。
白手臂挥动,白面孔隐没。

墙壁是我见过最最完满的墙壁。
所以她四周完满,一切完满。人人都会以为她是不需要安慰的。

我叫她,嗨。
她就抬起头来。
我看见她面孔上纵横交错全是眼泪。

为什么要哭呢,我问她。
我怕光线再也看不见我,她说。

那为什么要砌墙呢,我又问她。
我怕在我不想被光线看见的时候被它看见。她说。

我又站了一会儿,想不出还有什么可以对她说。就离开她。

走出几步,再回头看。
见马路当中立着小小一座密闭城堡。砖红色,十分孤独,并且,不能被除我之外的任何人看见。

2005-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