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ze=4][b]崔颜[/b][/size]

[一]

崔颜几乎没有收拾什么,便直接跟再微离开。
她只带走那架尼康相机,又自抽屉中取出几个镜头放进口袋。

因街巷狭窄,车行得十分缓慢。
崔颜看向窗外,突然似是见到熟人,轻轻向他挥手告别。

再微看向那人行道上扛着三脚架的年轻男子
——这是谁?

——呵,被我偷走了相机的人。
崔颜轻描淡写,将此人一笔带过。

是有一些爱和感情,注定留不下痕迹。
不仅如此,甚至人与人的距离,较它们来临之前,更为遥远。
崔颜一早学会将来去看淡,她这一生,只肯对再微用力。

[二]

再微,是否这一次,你允许我一直在你身边停留。

此次颠沛流离,使我觉自己已有五千岁。
沧海桑田我亦见过。
万事困乏,十分疲倦。
而事实是,我只得一十九岁。

我的心抛开我的身体,自去生长。长到连我自己亦认不得它。
再微,我一直是在与比自己年长太多的人较量,是以我渐渐变得与他们同龄。

直至见你,再微,我才觉自己实在如婴儿般幼小。
急切想要伏在你怀中睡上一觉,不理天光与时辰,不理昼夜与年月。

我的灵魂,要到此刻才肯安静下来。
像一只飞鸟停顿,蹲踞于高山的石上,并敛拢它的翅膀。

你使我觉得安全。再微。
你是无边无尽无上的佛法。
你是不静不停不断的天风。
救渡我,点化我,照拂我,尘烟中血水里,我成白莲花,向着你开。

这一次,我可停留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