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ze=4][b]再微[/b][/size]

崔颜离家出走,事先一点点征兆亦无。

晚间才由保罗送返寓所。
次日上午再去,便已寻不见她。
以为她只是临时外出,等她直到深夜,后来发现她连护照一并带走,才知她是不打算回来了。

她只简单带走几件衣裳和必备用品,信东篱把酒黄昏后帘卷西风卡全部留下,想是为避免追查。
没有只言片语。

报警之后,再微十分不安,下意识地,令司机驶往墓地。

深夜的墓园,十分寂静。到得山顶,只见那两座相邻墓上,皆放置大捧白色香花。花瓣上有夜露滚动,叶片繁茂鲜活,知是崔颜留下。
并且他知,崔颜已决意离开这座城。

再微走至山下,来到孤儿院铁栅栏门前。
又是荼蘼花开之时,四处弥漫晚夏气味。
他站在那里,幻觉听见有小石子击打墓碑之上,发出清脆声响。
而十一岁的崔颜就似站在面前。
眼珠漆黑沉和一如无光的夜海。

就让我们的寂寞彼此安慰不可以吗?
为什么一定要来爱呢崔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