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size=4]左小尘[/size][/b]

复微,我曾带着重微——我们的女儿,去印度。

那是炎夏,正值雨季,洪水泛滥。
我拖着她的手站在船头,见洪水一寸寸淹没佛像。
水波浩荡,渐渐只看得到佛像头颅。但这法力无边的佛始终慈眉善目,对来临的一切皆无动于衷,且安之若素。

我只觉世事陷落,万物沉沦,得不到救赎。
每一场爱,亦得不到救赎。
是在该时刻,复微,我发现我已不再爱你。

不爱,是如此缓慢至不易察觉的事情。
并不存在当真不爱的那一时刻,只存在发现不爱的那一时刻。
这之间,实在有很大分别。

然而,也许是上帝见我动摇,内心不复坚韧静定,决定惩罚我。
回国后不久,我便丢失了重微。

那日,我将重微留在机车上,进一间杂货店买烟。
不过三五分钟,出来,她便不见了。
我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我只能将它理解为,因为我的爱已无可挽回的消失,上帝将我因太爱你而生的孩子,收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