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size=4]再微[/size][/b]

[一]

苏,这一日,站在你的墓前,终于我发现,我竟比你还要年老。
你已停顿,而我继续。

多可笑,没有你,我竟仍能在一场生命当中盘桓这样长久。
年少时,尚有烟花照人眼目,使心地有瞬间光明。
越到暮年,连这烟花幻象亦不再有,只觉十分漆黑冷清。

苏,那一日,崔颜来问我,是否你有爱过我。
实在她不知,这亦是我穷其一生对你的追问。

天边浓云滚动,隐隐传来雷声,又要落雨了。
在此地,日日对牢这大片的海,苏,会不会有点寂寞?

[二]

无论经历过多少磨难与折损,崔颜始终如小兽般暴戾天真。
那一日,她执拗地站在我面前,说她爱我,并要我以同等的爱给她。

那时刻,我仿佛见到多年前的自己。
坐在苏面前纯白羊毛地毯上,将面孔埋在她双膝之间,企求她爱我,如爱她生命中出现过的男子。
在该时刻,终于我懂得苏。

当然我爱崔颜。
但,不是那样的爱。我的心,毕竟再也给不出那样的爱了。

一个人要离开自己的记忆,需要多长时间?
呵,永不。
Now and forever。此刻到永远。
最后,死在逃亡的路上。

所以,当崔颜问我
——再微,可否尝试爱我,像爱苏那样?

我只能骇笑。说不出话来。
我拥抱她柔软如雪地,芬芳如花海的小躯体。
很久之后,我向她说
——你怎么可以允许自己爱一个老人呢,崔颜?